当前位置:首页 » 司民刑商 » 司法辩护案例

司法辩护案例

发布时间: 2021-11-25 18:10:09

『壹』 有谁知道一些司法案件中因为类似新证据的出现而使案件峰回路转的案例故事

新证据案例:2000年,因拒不承认拖欠货款,四川某商业公司被上海白猫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猫公司)告上法庭,结果白猫公司因证据不足被成都中院判决败诉。在寻找新的证据期间,两年的申诉期很快就过去了,当初的判决已经生效。但白猫公司没有放弃,历尽艰辛终于在2003年取得了新的关键证据,并于当年底再次起诉。

是否可以根据新的证据受理此案?成都中院经过多方论证,最终决定立案,这让白猫公司深感意外。但商业公司认为,此案的判决已经生效,白猫公司的新证据是在已过诉讼时效后取得的,不具备法律效力,遂请求法院驳回其诉求。

由于案子涉及大量税务票据、货运单据、银行票据,在庭审时,法官们对案件争议的焦点都进行了准确归纳,对每一个细节和数据的提问都体现了对当事人充分负责的态度,反映出很高的庭审驾驭能力。

2004年3月4日,成都中院判决白猫公司胜诉,被告支付106万余元的货款。判决后,被告不服,上诉到四川省高院,但省高院维持原判驳回了上诉。

『贰』 这里有一个刑事案例分析。。请您告诉我如何对被告定罪,如果我是辩护律师该如何辩护

你先看看犯罪嫌疑人的年岁多大了,符合不符合成年人年龄,在说够不够成犯罪

『叁』 我想求一些给重大案情中的嫌疑人做无罪辩护成功的案例,谢谢!

桩人命案的无罪辩护
1998年12月1日上午6时许,在温州双屿稽师单达五金厂内,被告人陈牛法、陈年英夫妇因琐事与叶志操夫妇发生争吵,进而发生扭打,叶志操在这场争打中致死。1999年12月15日,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两被告11年和5年有期徒刑。被告不服,向市中院提起上诉,认为自己无罪。2000年4月24日,鹿城区人民法院根据市中院裁定重新审理了这起案件.控辩双方再次围绕本案事实进行举证、质证,经过两三个小时的唇枪舌战,依然没有结果。法院宣布“择日另行判决”。
据经办津师介绍,这起案件的复杂性在于控辩双方对造成死者死亡的原因分岐很大,是故意伤害致死,还是意外事件,一直双方争论的焦点。
一审
鹿城区人民检察院于1999年10月8日向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依法组成合议
庭,公开进行审理。
根据市公安局的尸检报告,检察机关指控两被告人构成故意伤害罪
被告人陈牛法辩解:我只打叶的头部一下,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辩护律师朱祖飞在辩护词中就控方指控被告人陈牛法故意伤害致死罪事实不清一说做了详细的说明。
他认为,故意伤害,是指故意非法地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在司法实践上,应当与一般殴打行为予以严格区分,这涉及到罪与非罪的界限。本案两被告人与受害人叶志操系同厂工人因一艇琐事而争吵,继而发生互殴的情况,被告人陈牛法仅打了受害人一拳。从被告人主观方面进行分析,双方没有什么过深的成见,仅为一点锁事而争吵,根本没有伤害他人身体健康的故意。
同时关于本案定性的问题,朱律师也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他认为,叶志操的死亡是抑制死。也就是胸腺淋巴体质的人受到轻微的刺激而引起猝死。这可有法医的鉴定书予以证明:受害人叶志操是个胸腺淋巴体质的人,根据法医学的原理,具有这种特异体质的人受到轻微的刺激或感染即可引起猝死。同时鉴定书审查意见也曾提出.叶的死亡不排除抑制死的可能。
因此,朱祖飞认为本案属于意外事件
鹿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陈牛法、陈年英为琐事而故意伤害他人身休,致入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子处罚。公诉机关指控两被告人所犯的罪名成立。鉴于两被告人归案后尚能供认上述事实,且被告人陈年英在共同故意伤害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可依法减轻处罚。根据《刑法》,判决如下:被告人陈牛法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被告人陈年英犯故意伤害害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被告人陈牛法、陈年英分别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丽的损害赔偿费69000元和30000元;被告人陈牛法、阵年英对其总经济损失99000元承担连带责任。
二审
对此判决,.陈牛法、陈年英表示不服,分别以“一审判决错误”.和“一审适用法律错误”等理由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两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在二审中再次为他们辩护
朱祖飞认为,一审的认定事
实错误。他的根据其一是司法部门的审查意见书上认为“叶的脑干的小灶性出血难以认定为死亡原因”。其二,陈牛法仅打了受害人一拳,同时有证据证实叶突然倒地死亡,其死亡经过短暂、快速。如果叶志操系脑干损伤死亡,死亡时间应较长。朱律师还引用了司鉴所对叶志操胸腺淋巴组织增生活跃的鉴定后指出,叶系胸腺淋巴体质,受到轻微的刺激就可以发生抑制死
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此案时认为,原判认定被告人陈牛法、陈年英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严重违反诉讼程序。据此,作出
终审裁定,撤销鹿城区人民法院(1999)鹿刑初宇第88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发回重审。重审
4月24日下午,鹿城区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了此案。控方将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医鉴定书当庭举证,认为叶志操的死因符合头部受外刀作用后脑干挫伤、出血所致。鉴定书写道:受害人叶志操在与他人扭打过程中,大脑被拳击后即刻倒地死亡。尸体解剖验发现脑t点灶性出血,其他器官未发现致命性损伤,结合案清调查分析,认为叶的死亡符合头部外伤后脑干损伤,出血所致。
这份鉴定书也对叶系抑制死的说法进行反驳,认为他的死不符合抑制死的诊断标准。而对胸腺淋巴体质急死说”.这份鉴定书也认为不能成立,因为对于该体质急死学说,目前学术界倾向于否定”。而在法庭上,被告人律师朱祖飞认为该鉴
定书是错误的
此案的主审法官陈朝辉说,此案现正根据法律程序,进行民事赔偿方面的调解,进行合议庭合议,近日将有判决结果。
本报记者衰寿省(转载自2000年4月27日《温州晚报》的《法制时空》)
刑辩网首页>辨词荟萃>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
浙江省陈牛法故意伤害(致死)案二审辩护词
朱祖飞2005-08-1013:44:24来源:中国刑辩网
审判长、审判员:
浙江浙南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陈牛法的委托,指派我担任被告人陈牛法的二审辩护人,现就本案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一、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温中法技审(2000)第21号法医文证审核鉴定书及温州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科温公刑尸检(98)170号尸体检验报告书的鉴定结论是错误的,其中市中法鉴定违背了程序法的规定。
第一、按照法医学原理,脑干挫伤的病人在脑干的组织切片中应发现:(1)脑干挫裂伤。脑干损伤部位的神经组织连续性遭到破坏,局部有出血、水肿,可合并脑神经及神经纤维挫伤和撕裂伤。(2)脑干点状及灶状出血(本案仅见几个红细胞渗出);(3)脑干软化。即脑干局灶性组织缺血。随后则出现大量的格子细胞,吞噬并清除软化的坏死组织。而本案脑血管周围仅有几个红细胞渗出,而没有脑干挫裂伤及脑干软化的表现。故认为叶系脑干挫伤缺乏事实依据。
第二、两鉴定书犯了把脑干点状出血与脑干挫伤等同起来的错误。据司法部司法所的鉴定时所见,死者叶志操脑干的组织切片中见血管扩张(据了解,法医仅见到血管边几个红细胞)。点状出血系血管扩张渗出所致,是死者常有的表现,并非是脑挫伤造成的。
第三、市中院法医鉴定书认为脑干内的局灶性出血系脑出血管的摩擦与撕裂造成的。本辩护人认为,该观点没有任何客观事实依据的,既然脑血管的撕裂,那么撕裂口何在?没有撕裂口,何来脑血管的摩擦与撕裂。显然,这种观点是不能成立。
第四、市公安局法医鉴定认为,叶志操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及肺、肾出血均系钝物打击所致。这一认定也是完全错误的,叶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多是擦伤,系叶死亡后尸体被拖拉所造成的,肺、肾出血系猝死症状。
第五、市中院法医鉴定认为本案抑制死难以成立。本辩护人认为是错误的,具体理由见第二大点。
第六、胸腺淋巴体质急死学说,虽然近100年来,医学界对这一问题一直存在争论。但客观事实上,国内一直来仍旧陆续有胸腺淋巴体质猝死的报道,浙江医科大学法医学教研室和病理解剖学教研室对40多年来遇到的胸腺淋巴体质猝死14例进行死因分析,其中11例与胸腺淋巴体质有关。在医学界对胸腺淋巴体质急死学说有积极肯定研究成果的情况下,市中院法医鉴定却对叶死亡断然排除其与胸腺淋巴体质无关,其鉴定科学性何在?
第七、司法部司鉴所鉴定是权威鉴定,鉴定法医仔细观察送检标本,综合案件情况,作出符合法医学原理的鉴定,认为叶志操脑干的小灶性出血难以认定为死亡原因,也没有相应的证据足以推翻该鉴定认定的事实及鉴定的科学性,所以法院对该鉴定结论应予采纳。值得指出的是,该鉴定书是控方移送到一审法院的,并非是辩方提供的证据,一审法院认为是辩方提供的证据,是错误的。
第八、中院法医鉴定违背了程序法的规定。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20条第二项规定:“对人身伤害的医学鉴定有争议需要重新鉴定,由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医院进行”。而本案在对鉴定有争议的情况下,竟然由中院法医室鉴定,违背了上述规定,其鉴定结论是无效的。
二、一审判决认为受害人叶志操系脑干损伤死亡,是完全错误的。叶的死因是抑制死或者属于胸腺淋巴体质猝死。
第一、据上诉人陈牛法交代,陈牛法仅打了受害人一拳。
第二、在扭打中,陈牛英用膝盖顶了叶身上一下,“叶便松手了,倒地了”。说明叶在受到不重的外力作用下,即刻死亡,其死亡经过是短暂、快速。
第三、若脑干损伤死亡,死亡经过时间较长,与本案不符。
第四、司鉴所(1999)病鉴字第31号书证审查鉴定书的分析结
论指出:叶志操脑干的小灶性出血难以认定为死亡原因。
第五、司鉴所鉴定书的分析说明第(二)点指出:“在组织切片检验中,镜下显示叶志操的胸腺实质面积与胸腺组织全面积之此大于40,并见胸腺淋巴组织增生活跃”。根据法医学原理,叶系胸腺淋巴体质,受到轻微刺激就可以发生猝死。
第六、司鉴所鉴定认为:“叶的死因不排除因受外力的作用发生抑制死的可能。
第七、通过全面尸体解剖检查,已经绝对排除了重要的致死性病变、机械性损伤或中毒等。
第八、本案没有充分的暴力死证据。
综合上述几点,本辩护人认为叶的死因是抑制死或者是胸腺淋巴体质猝死。故一审判决认为叶系脑干损伤死亡,是完全错误的。
三、一审判决及控方指控被告人陈牛法犯故意伤害(致死)罪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故意伤害,是指故意非法地损害他人人身健康的行为。表现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对人体组织完整性的破坏。一种是对人体器官机能的损害。在司法实践上,应当与一般殴打行为予以严格区分,这涉及到罪与非罪的界限。而一般的殴打行为,通常只造成人体暂时性的疼痛,或神经轻微刺激,并不伤及人体的健康,一般殴打不属于犯罪,不能以故意伤害罪论处,而只能依照治安管理处罚予以行政处罚。区分一般殴打行为与故意伤害罪,出了主观故意内容不同之处,其客观伤害后果也是完全不同的。本案两被告人与受害人叶志操系同厂工人,因一般琐事而争吵,继而发生争吵,根本没有伤害他人身体健康的故意。2、故意伤害罪构成,除未遂形态外,都必须以造成被告人伤害为前提,即造成轻伤或重伤的后果,而不包括轻微伤。本案从损害后果来看,除猝死的症状(如脑干点壮出血,肺肾出血、脾淤血及其他皮肉出血的急死症状)与擦伤的症状(擦伤系受害人死后因尸体被拖拉造成的)其他没有任何的损伤症状,也就是本案两被告人的殴打行为没有造成受害人的轻微伤后果,何况是轻伤或重伤的严重后果。故意伤害(致死)罪是结果加重犯,本罪结果只能是伤害(轻伤或重伤),本案伤害前提都不存在,何来结果加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因此,本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及控方指控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的被告方的行为属于一般殴打行为。
四、关于本案定性的问题,本辩护人提出以下意见,供和议庭参考。
一、本案能否定过失致人死亡罪。
从客观上看,本案也出现受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通过今天的庭审调查,本辩护人认为,叶的死因是抑制死或者属于胸腺淋巴体质猝死,也就是叶受到刺激而引起的急死。假设本案排除意外事件,那么就存在这样的情况,本案轻微的刺激造成叶的死亡到底是谁造成的,是陈牛法还是陈年英呢?还是受害人情绪激动或按压所造成的呢?就此,本案也存在事实不清,无法认定。
二、本案属于意外事件。
假设本案是两被告人的其中一个人的轻微刺激而造成受害人的死亡的话,本案也应属于意外事件。意外事件致人死亡,是指行为人实施某一行为在客观上导致了他人死亡的结果,但既不是出于故意,也不存在主观上的过失,而是由于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所谓不能预见的原因,是指行为人对其引为发生损害结果不但未预见到,而且根据其实际认识能力和当时的具体条件,行为时也根本不能预见。
本案受害人叶志操受到轻微刺激就可死亡,就是绝顶聪明的人也是不可能预见。两被告人是是自农村的打工者,因而不能要求他们应当预见到自己的行为(轻微成绩)可能造成身高马大的叶志操死亡的结果,他们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即无故意,也无过失,而是由于不能预见的原因引起的,属于无罪过的意外事件。
综上所述,也的死亡纯属意外事件,一审判决及控方指控被告人陈牛法犯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因此,本辩护人认定被告人陈牛法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敬请法庭能予以采纳,同时本辩护人认为本案以下二点应引起合议庭充分重视:一、不能因为叶志操已死,就来客观归罪;二、不能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仍采用疑罪从轻的作法对被告作有罪判决,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宣判被告人无罪。
此致
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浙江浙南律师事务所
朱祖飞 律师
2000年5月15日

『肆』 有争议的司法案件比较出名的

辛普森、许霆案、

『伍』 美国史上的著名司法案件

http://wenku..com/view/f78abfbff121dd36a32d82ab.html美国25个著名的司法案专例属

『陆』 司法案件

刑事案件一般由公安侦查终结后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你说检察院不放人内,那么应容该是进入审查起诉阶段,检院要么起诉到法院要么不起诉通知公安放人。审查起诉最长一个半月。如果加上公安的侦查期限,四个月完全有可能没超办案期限。公安的侦查时限视案情程度从两个月到七个月。被害人指证他没犯罪不影响办案。如果确实是错案,他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柒』 法律的经典案例

以下为法制的事例:
案例一:

一天晚上,某县中学的4位学生,傍晚闯进了城郊某中学的男生寝室里,掏出匕首威胁并殴打宿舍学生,共抢劫200余元。由于受害学生报案及时,他们在回家40分钟后同时落网。

案例分析:在此案中,行为人“在客观上表现为对财物的保管者、所有者、守护者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迫使其交出财物”;在方法上,实施暴力,公然“对被害人的身体实施打击或者强制,例如,捆绑、殴打、禁闭、伤害等等”,严重威胁着他人的生命、健康的安全;在主观上,是有意地采用暴力手段,夺取钱物,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故4位学生的行为已触犯了刑法。我国刑法还对刑事责任年龄问题作了明确的规定:“(1)犯罪时已满16岁的人是完全负刑事责任时期。因为他们的智力随着年龄的增长已具有分辨是非善恶的能力,应当要求他们对自己的一切犯罪行为负刑事责任。(2)犯罪时已满14岁不满16岁的人是相对负刑事责任时期,对社会危害性较大的犯罪如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奸、抢劫、贩毒、放火、爆破、投毒等犯罪负刑事责任。这4位学生犯罪时3位16周岁,一位15周岁,理应根据刑事责任年龄,追究他们应负的法律责任。 案例二:

16岁的中学生刘某是某中学高二学生,家庭条件很好,刘某从小就娇生惯养,在学校不求上进,几乎每天都出入网吧并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花钱如流水,时间长了,父母知道他的恶习,便严格控制他的经济来源。由于找父母要钱这条路走不通,又实在渴望出去潇洒一下,一天,他趁父母外出之机,将家里的5000元现金偷走。一个多月后,刘某的父母发现5000元现金被盗,很快就怀疑到他,于是追问儿子有没有拿家里的钱。此时,5000元钱都快被他挥霍光了,刘某害怕家长责备,便一再说自己没有拿,其父亲便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公安机关经过缜密的侦查后将犯罪目标锁定在刘某身上。在大量事实面前刘某不得不承认钱是自己偷的,公安机关遂将其刑事拘留,后转为逮捕。父母知道窃贼是自家的儿子后,认为儿子偷拿父母的钱财不犯罪,他们也不想追究责任,要求公安机关释放刘某,但公安机关认为刘某已涉嫌犯罪,因此对于刘某父母的请求未予允许。

案例分析:盗窃父母或近亲属的财物,在是否构成犯罪和处罚上有其特殊性。法律规定:“偷拿自己家的财物或者近亲属的财物,一般可不按犯罪处理;对确有追究刑事责任必要的,处罚时也应与在社会上作案的有所区别。”刘某偷盗自家钱财达5000元,数额大,在父母追问时又拒不承认,且把偷拿的钱用于赌博和挥霍,结合这些情节看,刘某应当属于“确有追究刑事责任必要的”情形。司法机关以涉嫌盗窃罪将刘某刑事拘留,这是完全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不过,刘某偷盗的财物毕竟是自己家的,其社会危害性明显比在社会上作案要小,加之他属于未成年人,因此法院在宣告其有罪的同时,通常会给予较大幅度的减轻处罚。 案例三:

二00二年七月的一天晚上,某中学三位同学乘门卫不注意,悄悄溜进学校,直奔某班教室。一名同学对着教室门先踹了几脚,然后另两名同学接着踹,将教室门板踢下一块,三人乘此钻进教室,又开始毁坏其他东西,后扬长而去。
案例分析:《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72条规定:“结伙斗殴、寻衅滋事、扰乱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教育教学秩序或破坏校舍、场地及其他财产的由公安机关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三名同学破坏校舍及其他财产行为,应由公安机关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有关规定给予处罚。 案例四:

李某(男,19岁)、王某(男,19岁)、徐某(男,15岁)预谋绑架某乡中学生刘某、张某,然后向其家勒索现金。于2005年5月8日晚6时许,犯罪嫌疑人李、王带着事先准备好的凶器卡簧刀二把,绳子三根,铁棍一根,胶带一卷,预先到达某乡大桥东头第三泻洪口处,另一犯罪嫌疑人徐以去河西玩电脑游戏为由将刘某(男,16岁)、张某(男,15岁)从家中骗出,当三人走到西大桥东头时,徐借口说去桥墩取事先藏在那的钱,将被害人骗至西大桥东头第三个桥墩处,这时躲在桥墩处的李、王手持卡簧刀将二被害人逼住,李用铁棍猛击刘头部数下,刘倒地后王、徐又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将刘的脖子勒住,约一分钟后见刘不动了,又用同样的手段将被害人张打倒,认为二被害人已死亡迅速逃离现场。三犯罪嫌疑人第二天给张某家打电话索款,要人民币五万元。 案例分析:李某、王某和徐某预谋实施的是绑架罪,但具体实施犯罪过程中,他们不仅实施了绑架的行为,并且还实施了故意杀人的行为。按照我国刑法的规定,实施绑架行为并杀害被绑架人的,以绑架罪论处。这种类型的绑架罪实质上包含两种具体的行为:一为绑架行为,二为杀害被绑架人的行为。这两种情况在我国刑法中均可构成独立的犯罪,即一般情节的绑架罪和故意杀人罪。本案中,李某、王某已够法定年龄,所以应承担完全刑事责任。徐某案发时的年龄为未满16周岁,根据刑法第17条的规定,其不应对绑架罪承担刑事责任,但应对其实施的故意杀人罪承担刑事责任。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并非一朝一夕的事,而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积累、渐变过程。让我们每一个同学自尊自爱,遵规守纪,做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捌』 法律典型案例的分析和感悟

本书选择了来50个典型自案例,主要来源是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物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参考案例,其中也包括一部分被媒体广泛报道并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的案例。案例选择的总体思路是近年来具有一定争议,在理论上具有较强探讨价值,在实践中具有较广适用空间。选择时考虑案例在刑法各部分的分布,但有多有少,并不面面俱到。在分析过程中,如果对裁判结果和论证过程有不同意见,也会提出相应的质疑和批判。本书在展开个案分析时,除展示案例裁判者的论证思路、理由之外,不再进行一般教材式的、全面的基础理论叙述,更多直接基于事实和规范,从某些独特和关键的角度进行针对性的分析。以此试图说明,刑法适用的过程,是在目的指导下,运用各种论证方法,不断拉近规范和事实的距离,得出符合正义、符合罪刑法定原则的结论;同时希望说明,一个合格的法律工作者,需要强大的事实和规范的处理能力,人类生活复杂多样,新问题层出不穷,具有良好的社会生活感悟能力、应对能力和事实分析能力的法律工作者,才是合格的法律工作者。

『玖』 有关律师实务的案例分析

一、1、钱某不符合兼职律师的执业条件;
2、钱某未取得律师执业许可,不能以内律师的名义容从事法律服务
3、律所不应指派钱某一人担任企业法律顾问,应指派有执业许可的律师;
4、钱某索要活动经费是个人行为,律所不承担任何责任。
二、甲公司可以依据顾问合同、法律意见书、损失结果的相关证据,与律所通过协商或诉讼解决损失赔偿事宜。 活动经费不在赔偿范围。
三、顾问合同是单位之间的协议,具体经办人可以忽略不计,甲公司有权要求律所依据顾问合同及律师赔偿规则进行赔偿。

『拾』 刑事案件一审、二审的律师辩护

直接打到欲委托的律师,将您的委托意向表达出来。

具体如何办,律师会告诉您。

一般来讲,是要交律师费的。与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协议。委托要由被告人的亲属办理。

热点内容
佛山交通律师 发布:2021-11-29 19:10:42 浏览:104
根据劳动法岗位工资怎么定义 发布:2021-11-29 19:09:43 浏览:988
法院制服函 发布:2021-11-29 19:08:55 浏览:314
呈贡区法律援助中心 发布:2021-11-29 19:07:10 浏览:469
清原法院牟 发布:2021-11-29 19:06:35 浏览:273
怎样履行法律责任 发布:2021-11-29 19:06:26 浏览:306
当涂司法局 发布:2021-11-29 19:05:44 浏览:355
婚姻法2018年1月份最新规定 发布:2021-11-29 19:05:35 浏览:343
法制史司法考试真题 发布:2021-11-29 18:56:43 浏览:228
亲子鉴定法律效力 发布:2021-11-29 18:56:36 浏览: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