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法官 » 死磕法官

死磕法官

发布时间: 2022-01-23 20:57:32

⑴ 当官须自问:我经得起“死磕”吗

毕诗成77天!这是从女企业家毕美娜微博实名举报,到大连行政执法局长蔡先勃被免职的时间。看背后的驱动力,是毕美娜投资在建的产业园遭遇强拆,心里气不过,从蔡局长驾驶不同豪车这个细节入手,拿到了挂假车牌、9辆豪车、3套豪宅的证据,最终通过微博利器,将其拉下了马。此前沸沸扬扬的上海法官招嫖事件,引爆丑闻的驱动力,同样是一个自认为被不公正对待的人。 这股劲头,就叫做“死磕”。你可以说不过是一些人觉得自己被欺负了“气不过”后的赌气报复罢了,但是你终究得承认,这种“跟某人或某事没完、作对到底、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死磕精神”,是具有很强威力与“杀伤力”的。基于近期公民网络举报搬倒贪官案例的增多,有人放言“中国正进入一个网络扒粪时代”,这种断言一定有人不以为然,说它以点带面、以偏概全。但它管用了,所以正在形成某种示范效应。 这对于每一个行使公权力的人,对于那些以往以为自己一举一动都很隐蔽的官员来说,恐怕成为一个需要仔细掂量的命题。“死磕”的力量是无穷的,一旦做了不义的事儿,被“惦记”上了,一天两天隐蔽的了,一月两月、一年两年,是否还隐蔽得了?是锥子总会露头,是钉子总会被砸下去,一旦“死磕”这个锤子招呼到自己身上,究竟会意味着什么?仅仅是检讨道歉,还是灰头土脸落马?抑或干脆余生要在牢里度过?我不敢断言“死磕”的示范效应会有多大,也无法评判它应该有多大,但我希望它倒逼出一个良善的结果— 官员可以毫无顾忌、肆无忌惮的日子,最好一去不复返了!有所顾忌、有所敬畏,权力关在笼子里运行,终究才是进步的指向。 请官员们不要烦恼、不要委屈,习以为常,不意味着理当如此。这是任何公职人员本应就有的禁忌,只是一不小心,这些年经常被忘记、甚至上下颠倒本末倒置罢了。我们有些官员,是不是太过于“宽己严人”了,对自己一放松再放松,以至于当外力轻轻一磕,便已然无有免疫之力了。 就当前中国社会而言,大家是应该接受一点“死磕精神”的。严是爱,溺是害,这个共识还是不难建立的。而严,不能光指望自律,指望内部监督,有公民站出来跟谁“过不去”,千方百计找证据要找谁的麻烦,只要不超越法律底线,不应该被视为仇敌,总想除之而后快。非但不该抵触,我们的制度也应该顺势起舞,借助这种捍卫正义之力,精密地编织权力运行的牢笼,只要有任何苗头,随时随处随你什么人都绝不轻易放过。一个人的起身,辅之以一套机制的起身,只有形成如此互动应答的合力,最大程度揪出丑恶与黑暗,才能使经得起考验的官员,拥有更多出头的机会;才能使经不起考验的官员,早早地让出权力,不要再尸位素餐。“死磕”是一种很轴的精神,本没有善恶之分,引导好了,就能够大放异彩;引导歪了,也会造就出各种对立。至于官员个体,唯有不忘初心,洁净自己,才能够坦荡做人,磊落做官。

⑵ 如何看待“死磕派”律师的职业伦理

1、现在把“维权”看得很窄,似乎只是对弱势群体才叫做“维权”,其实对任何人回都有维答权的问题,即使是黑社会的一分子,当他落到被告的地位,他也需要律师来维护他应当享有的权利来对抗庞大的公权力。律师作为一个群体理应在中国法治的舞台上、在中国民主的舞台上扮演更为主动的角色。

2、死磕派律师”自己认为,“死磕”是律师的一种辩护方式,死磕是敬业的表现,如果接受委托人的委托而不竭尽所能的为委托人服务,那么便违反了职业道德

3、不可否认,律师“死磕”大部分是因为执业环境不佳,特别是司法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不当、违法行为。这类“死磕”,如果在法律范围内活动,保持了一定的克制和理性,应该得到允许,但要注意维护司法机关的公信力。

4、律师是法治队伍和法治人才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不应将维权律师污名化,特别是将广大律师群体和国家政权在政治上对立起来。律师在执业过程中应当尊重法庭和法官等其他法律职业群体。律师要诚实守信,对委托人高度负责,不能将一己之利置于委托人利益之上,也不能为了案件胜诉,牺牲自己人格和职业的独立性,去采取违法违纪的行为。勤勉尽责是律师职业活动的核心要求。

⑶ 在不久的将来,哪些职业最有可能被机器人取代

最近降温,随着寒流而来的,是接连不断的裁员消息带来的就业焦虑,8月,美团、拉勾爆出裁员信息;10月, 阿里、京东等企业也不同程度“缩招”。上个月,富士康又被爆出裁掉34万人。这是多么震惊的数字,危机来得让人措不及手。大裁员环境下,永远不要假设危机不会降临到自己头上,每个人都要做好被裁的准备。

有一句话讲的很好:打败你的,永远是你看不见的对手。现在面临大面积的裁员就是因为AI的迅速发展,AI带来的不止是繁荣,同时也伴随着危机与挑战,大部分工作将会被机器人替代。从下面这张图里我们可以了解一下到底哪些会被AI替代的人群,哪些又是AI难以取代的。

不会被AI替代的人群

一想到裁员,我们可能首先想到会先被裁员的是那些快递小哥、门童、酒店前台类等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所以一旦裁员,这些人首当其冲。如果这样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像这类工作,工资低,有需要一定的沟通互动能力,灵活性很大,所以根本不值得用AI去替代工作。

那AI到底会替代哪些工作?

1.重复性劳动,特别是在相同或非常相似的地方完成的工作,不需与人进行大量面对面交流的工作(如数据输入、装配线检查)

2.有固定台本和对白内容的各种互动(如客户服务、电话营销)

3.相对简单的数据分类,或思考不到一分钟就可以完成识别的工作(如文件归档、作业打分、名片筛选)

4.在某公司一个非常狭小的领域工作(如银行理财产品的电话推销员、某部门的会计)

我们明显可以看出,AI替代的就是一些简单的,可重复的工作,很多白领以为自己工作稳定,不会被裁,反而去担心快递小哥他们会失业,殊不知最先担心的应该是自己,这些简单可重复性的工作,机器完全可模拟作业,而这部分白领的工资相对不低,所以替代的可能性极大。

那人工智能难以取代的工作类型又有哪些?

1.创意性工作(例如,医学研究员、获奖剧本作家、公关专家、企业家、艺术家)。 人工智能不擅长提出新概念,所以创作型的工作AI是无法进行的。

2.同理心/人性化工作(例如,社工、特殊教师、婚姻顾问),人工智能没有人类的情商。人们也不愿“信任”机器,让机器来处理人性化任务。

3.复杂性/战略性工作(例如,首席执行官、谈判专家、并购专家),需要了解多个领域并需要进行战略决策的工作。对于人工智能来说,即使是理解常识也很困难。

李开复说:”未来人类只剩下两类工作,创造型和关爱型。”以上言论绝非危言耸听,发展这些能力是应对未来的重中之重。而我们都知道,艺术类工作从小开始就是需要培养的,我们大部分人无法在短时间内去重新学习掌握的,我们只能在复杂性/战略性工作上面更进一步。未来人才的核心竞争力只能朝创新能力、合作能力、沟通能力以及批判性思维发展。所以像PR、CEO这些职位你说是能被AI所替代的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不想被AI替代、被这个社会所淘汰,那只能不断提升自己,让自己占据高位,保持旺盛的学习力,并不断尝试新鲜事物。接纳变化、死磕目标、持续成长,这才是不被AI所淘汰的正确之道。

⑷ 民事诉讼胜了,到了执行庭,执行法官老是推,今拖明明拖后的,怎么办

要有死磕精神

⑸ 律师为什么不能和法官“死磕”

他可能对你映像不好,就可能偏向对方

⑹ 法官会不会不按法律判案子乱来

法官是要根据事实和法律来判决的,但不排除一些法官,水平能力,没有生活经验,死磕着法律,不符合事实来处理。不服判决可以上诉处理。

⑺ 你怎么看《我不是潘金莲》这部电影

11月18号,也就是昨天,冯小刚的最新作品《我不是潘金莲》上映。小格期待已久,开心地买了早场票,帮你们先鉴定了一把。

在140分钟观影结束后,小格想说,虽然并不赞同“《我不是潘金莲》是冯小刚最好的电影”这种粗暴的说法,但是电影绝对值得一看。包括前期宣传中反复提到的圆形画幅和范冰冰的演技争议,看完都能找到自己的答案。

张嘉译、于和伟、李宗翰、刘桦、高明、还有李晨(坏笑),里面能说的男演员太多了!!!你们自己去认脸吧TT-TT(噗通一声跪下了)

⑻ 死磕派律师的争议死磕

死磕派律师中比较年轻的王兴律师并不赞成使用“死磕派”这样的说法,“往往因为概念界定不清,导致误会和矛盾”。
这种担心已经成为现实。根据杨学林的三分法,非死磕派律师好像被归为道义上存在问题的群体。这引起不少律师的不满。
王立峰律师用充满讽刺的笔调写了一篇《正常律师转向死磕派律师之秘笈》,描绘了一幅从接案、会见、庭审一直到结案过程的死磕派规划路线图,言语间颇有指责死磕派律师喜欢炒作、煽情和不顾当事人利益的意味。
黄云中律师则直指死磕派律师为撒娇派,他批评死磕派没有传递正能量,“置己身于体制对立面,以演艺手法娱乐社会。利欲之心高过公义之心,热闹之中对正常法制构成破坏,也将律师业导向不归之途,十分恶俗”。
死磕派律师受到的非议不光来自业界。频繁发生的死磕案例也吸引了最高人民法院高层的注意。在法庭上抗议、发微博、被逐出法庭……这些死磕表现被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在一次法官培训会上归纳成律师“闹庭”,并要求法官加强庭审的掌控能力。
或许死磕派律师最危险的争议来自内部。迟夙生说,死磕派之间有时候也会死磕。尽管陈有西和斯伟江两位成名于“李庄案”的律师都不承认自己是死磕派,但他们在一系列大的死磕案例中几乎没有缺席。
冲突首先发生在陈有西和杨金柱之间,两位曾并肩作战的律师在“北海案”后突然决裂,双方各自写了多篇文章相互指责、“揭露”。此后先后代理过“李庄案”的陈有西和斯伟江之间又发生了论争。许多律师不愿谈论谁是谁非,事实上这些论争已经演变成了罗生门,在不同人那里将构建出不同的“真相”。一些人认为主要是理念之争,另外一些人则将论争解读为争功。
死磕派律师们也在努力消除误解和争议,他们做出的第一步努力就是为死磕正名。杨学林认为“很多人对死磕派有误解,好像就是瞎闹、瞎搞,我们全是从刑事诉讼法上抄的,一个字都不差,要求法院按照刑事诉讼法来做。如果法院做了,死磕也磕不起来”。
王甫律师自“北海案”开始加入死磕团队,他认为造成误解的关键在于死磕的方式太单一,无非是申请回避、被逐出法庭、死磕程序等等,而法庭上的辩护词、辩护策略这些技术性的内容公众没有看到,因此容易形成死磕派没有技术的印象。
被杨学林称为“传奇人物”的朱明勇律师虽然有许多“死磕”的辉煌历史,但也不愿意自称为死磕派律师,因为这个概念“无法从字面意义理解真正的内涵是什么”。在他看来,死磕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对司法机关的违法进行坚决的抗争”,而律师最大的武器就是法律。
死磕派律师虽然都不再是体制内律师,但他们也在寻求与体制共存之道。杨金柱在他今年新年献词中写道:新年的梦想之一是“让执政党对死磕派律师们越来越包容和尊重”。在死磕派律师之前,涌现过一些维权律师或人权律师,以公益维权为主,通过个案推动社会进步。在朱明勇看来,他们与死磕派律师的不同之处在于,死磕派律师追求的是个案公正,而维权律师可能出于理想而伤害到当事人。
即使是死磕派律师中表现最为高调的杨金柱,在杨学林看来,也是颇为务实的。他举例说,杨金柱在近期一个案子中,“前期大力死磕,网络揭露,后期庭审和谐,网络消声。为何?因当事人告知有司已让步,要求给面子。律师及时改变策略,以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利益”。死磕派律师本质上仍然是追求业绩的职业律师。
2013年7月24日,北京市司法局副局长吴庆宝在《环球时报》上发表了《死磕派律师更要维护法治社会》一文,肯定了死磕派律师的作用,提出“政府应主动团结这些律师群体,让他们成为决策的参谋之一”,但同时也提醒“切忌私下小范围形成与政府对立的意见和行动,将自己划到政府的对立面”。
不少死磕派律师都提到私下场合来自官员的认可和赞赏,或是官员改变了以往对律师的偏见。杨学林在代理“李庄案”之后就明显感觉到了差别,以往他代理一些比较敏感的案件时,有关部门都会找他谈话,自那以后好像变得信任他了,不再有类似的谈话。
从掀起业界涟漪到撬动中国法治进程,死磕派律师无论毁誉几何,都将是中国法治史上的重要一笔。著名刑法学家陈兴良教授觉得死磕派律师“不像律师”,但是“律师不像律师首先是因为法官不像法官”,他认为“不可否认死磕派律师以一种自我牺牲的方式推动法治进步”。
2014年4月9日,求是理论网转载新浪博客博主千钧客博文《解读“死磕派”律师》一文,文章认为,法律人是十分圣洁的称呼,全国25万律师,绝大部分兢兢业业,为中国法制建设和公平正义作出了积极贡献。但在少数所谓“死磕派”糟践下,法律人这个词已经毁誉参半。他们以网络为平台,以宣扬“宪政”思潮、炒作负面舆论、插手热点个案为共同目标,以师生、朋友、同事等人脉关系为纽带,以操控舆论、签名造势、煽动围观、聚集施压为手段,结成了形式松散、联系紧密、行动抱团的“联盟”。这个“联盟”不守法律伦理、不讲公平正义,只有垄断司法叫板政治的野心,把小事搞大、大事搞炸,唆讼、架讼、霸讼等现象愈演愈烈,庭审中想当法官,遇事后争做无赖,动辄扣以“政治迫害”的帽子,俨然法律界黑社会,严重阻滞中国法治进程。
2014年5月8日,环球时报刊登单仁平评论文章《“死磕派”律师不可政治上自我高估》,评论称,“死磕派”律师大体都是针对“公民维权”开展活动的。整体看,他们对推动社会更加公正、对发展公民维护正当权益的能力做出了一份贡献。通过唐慧案、任建宇案等,社会的法治思维获得了新的角度。与此同时,“死磕派”律师的行为方式不时突破律师行业的规范。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经常表现出激烈的政治倾向,他们的维权活动并非专注于法律手段,而是倾向于“社会化”,如动员网上舆论,支持甚至参与非法的现场活动等。律师通常都应是法律条文主义者,严格在现有法律体系内行事,以这个体系为唯一蓝本开展业务。但一些“死磕派”律师以质疑、修正现有法律体系为使命,他们更像是“社会活动家”和“政治积极分子”。这使得“死磕派”律师的角色让人一言难尽,他们当中一些人对社会进步的积极作用和政治破坏力错综交织,一方面推动司法的程序正义,一方面又为实现具体诉求不择手段。他们一方面唤醒了部分人的维权意识,一方面又与民粹主义力量合流,导致舆论对司法的过度干预。从这几年的情况看,维权律师表现自我价值观的空间很大,尽管一些人公开展现反对现有权力体系的姿态,但只要他们以合法方式活动,他们的存在就实际被接受了。这当中有的“死磕派”律师自我炒作,谋取名利,整体环境也未做干预。
.......在这个社会上,所有人都应当对法律有敬畏感。一些官员丧失这种敬畏,结果不断有人身陷囹圄。有的“死磕派”律师也从另一个方向失去对法律的敬畏,以为自己的价值观就是法,顺他们的要求行事就是法治建设,否则就是“维护专制”、“反人民”。他们在政治上有些幼稚,个人性格中还有些傲慢,这使得他们对时代潮流的看法出现偏差。“死磕派”律师成为“异见人士”中较为活跃的群体,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社会的反思,但他们自己却丧失了反思的能力。这是危险的。他们必须承认自己的局限性,他们切不可以为,自己才是中国民主与法治建设的突破和决定性力量,这样的自我政治高估会导致行为的很多错误。
死磕派律师面临着诸多无奈,无奈之下难免有无奈之举!但是,如果律师群体希望获得广泛的社会认同,就要走一条有别于传统的死磕道路——依靠严谨的逻辑赢得时代的掌声,经受历史的检验;用律师的经验活跃法律的生命,而不能无理取闹。

⑼ 法官不公平我该怎么办

首先要说明的是在抄读完后,我有两个感觉,一是法官没有明显错误,二是看不出你的损失要不回来,现在一一分析给你:
一、关于赔偿:按照法律规定,钱赔肯定是要赔的,包括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伤残补助费等等;
二、关于协议:首先纠正你一个认识,就是无论是新法旧法对私人协议都是认可的,合同法对协议的要求就是协议双方自愿。但这里有一个问题要注意,合同法规定了合同无效的一个情形,就是恶意串通。当然,合同目前还是有效的,只有等你有证据证明他们恶意串通且向法院提请,经法院判决后,协议才会无效。证明恶意串通是很复杂的,因为这个东西是主观上的,很难取证,建议你找一个律师;
三、关于得到赔偿:你的赔偿实际上和那辆车没有关系,而和该赔你车的人们(车主、车主所在公司和保险公司)有关系。法官的做法在法律上还是有据可查的,没有硬伤。至于他转移财产你也不用害怕,法院强制执行是和银行账户以及房产挂钩的,他总不能把所有的钱和房子全转了吧,就算全转了,他们总不能一辈子再也不和银行发生任何关系吧。
四、补充:建议你提财产保全,把所有被告的财产冻结,免得你执行起来麻烦。

热点内容
空间被多人举报法律责任 发布:2022-05-17 06:13:00 浏览:745
宝鸡有名律师 发布:2022-05-17 06:09:49 浏览:119
法院韦锋 发布:2022-05-17 06:05:45 浏览:314
周祎律师 发布:2022-05-17 06:04:28 浏览:25
合同法是法律 发布:2022-05-17 06:00:05 浏览:528
法治进程中 发布:2022-05-17 05:59:58 浏览:93
行政法毕业活动策划 发布:2022-05-17 05:59:57 浏览:521
非法学法律硕士知乎 发布:2022-05-17 05:59:56 浏览:57
拍卖法院规定 发布:2022-05-17 05:59:13 浏览:926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可以选调吗 发布:2022-05-17 05:59:10 浏览:45